《海王》:兩個世界的奇幻交響


時間:2019-1-3    記者:鄢予晨(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2015級本科生)    點擊次數:1065

  和DC漫畫公司旗下眾多英雄相比,海王似乎并不屬于光芒四射的那一類。在去年群雄集結的《正義聯盟》中,海王的露臉雖象征著海洋作為世界的一部分加入了捍衛正義的戰斗,但并未在很多非DC漫畫粉絲的觀眾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然而這部獨立電影上映后的斐然戰績,卻仿佛正對應著其主人公亞瑟?庫瑞從一個不被人看好的半血“野種”到最終證明自己是海洋真正王者的“逆襲”命運。

  “失落的海中之國”作為世界海洋民族文明史中一個母題性質的話題,源于人類先民對于繁榮富足、技術發達、秩序和諧的理想王國的想象,“亞特蘭蒂斯”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兩部對話錄中,首先記載了這個擁有過輝煌文明的“亞特蘭蒂斯”從海神創建到最毀滅于大洪水的全過程。當這樣一個神話傳說中的王國被呈現在大銀幕上,被隔絕于遙遠歷史時空中的文化記憶也似乎重新回到我們的腦海。

  《海王》中最為人稱道的視覺效果,可以說是和背景設定中的這種神秘色彩和歷史縱深感相契合。影片中令人震撼的美好畫面,不僅是由于導演一改DC超級英雄電影前作中的暗黑風格而大量引入彩色元素,更得益于繽紛的色彩與“水”元素配合而產生的柔化效果。陸地上的亞特蘭蒂斯讓人聯想到的是帝國式的恢宏威嚴,然而到了水下這個世界才盡顯其玲瓏與夢幻。戰斗場面的設計同樣體現了對“水”所蘊含的美學效果的精心挖掘。在海王與奧姆的第一場比試中,流線式的靈活動作設計與隨著人物動作或旋轉、或倒置的鏡頭,都高度還原了水底的阻力和失重環境,在凸顯與關注力量比拼的陸地戰斗的差別中詮釋了海底這樣一個“異空間”的特質,達到了陌生化的效果。

  海洋和陸地之間的二元關系,是貫穿影片戲劇沖突所在,也構成了海王這個形象身上的最大看點。在母親亞特蘭娜的眼中,亞瑟的特殊血統身份意味著他肩負“溝通陸地和海洋的偉大使命”,卻也一度造成了他游走在兩個世界、兩種文明中的“文化孤兒”般的身份困局。影片中火之環決斗開始前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亞瑟孤零零地聆聽著觀眾席上子民的嘲笑和噓聲,背后的顯示屏上是頗為刺眼的“half-breed”。溫子仁在人物塑造上同樣打的是“邊緣人”與“他者”這張在近些年銀幕上堪稱政治正確的王牌:擺在亞瑟面前的難題不僅是和兄弟的王座爭奪,更是這位萬眾矚目的“海王”何以被真正接納為“海”的一部分,以及如何在這種文化的裂縫中重新認知自我。

  細細想來,這個奇幻王國的前史又何嘗不是我們所處的現實世界中人類文明進程的一個寓言?統一的王國分裂之后各個族群演繹著不同的命運,甚至分化出了文明上的高低層級關系:有的延續著輝煌,有的在科技與武力方面停滯不前,有的消失在黃沙中,也有的退化成為殘暴的非智慧生物…...陸海沖突的誕生除了奧姆王的權謀和野心,還頗有意味地指向某種歷史輪回:曾經的亞特蘭蒂斯因國王的過度貪欲而陷落海底,當今人類世界對海洋的無節制破壞和索取,也即將把陸地世界帶入毀滅當中。奇幻世界和現實世界在此形成了一種鏡像關系,站在海底看向鏡子另一面的人類世界,引發的是我們人類文明進程的深思。

  回歸故事情節本身,溫子仁一貫的流暢敘事風格使得《海王》整體并未出現DC電影一貫為人詬病的那種邏輯死穴和突兀轉折,卻在對“超級英雄”這個主題的回應方面有所欠缺。比如,在對作為挫折與考驗而存在的兩個情節“火之環”決斗失敗和奪取海神三叉戟的處理上,前者在湄拉的中途營救中被一筆帶過,后者則以一個“亞瑟王與石中劍”式的場景斬斷了觀眾對于更多曲折情節的期待。這些強度上稍顯無力的“挫折”在推動英雄內心成長方面并不具備足夠的說服力,也缺乏與敘事對應人物內心情感的深入展開。相比之下,來自母親 “天選之人”的暗示以及湄拉與導師維科在緊要關頭的“雞血”似乎才是一系列行動背后的真正推力,使得真正的主角海王反而成為了一個“被推上王座”的英雄。

  那么究竟什么才能真正溝通起兩個在時空中經歷了久遠阻隔和深深誤解的世界?影片場景在陸地與海洋之間來回切換,亞瑟與湄拉在冒險中逐漸理解了彼此的世界,也領略了兩個世界共有的那種值得人守護的美好——想必這才是《海王》借助一個個美輪美奐場景背后所表達的那種美和力量的真諦所在,才是兩個世界合奏出的最美妙的“水花”交響。

  編輯:梅笑晗

友情鏈接


     關注講堂微博


     訂閱講堂微信

北京大學會議中心講堂管理部 維護支持 售票時間 上午9:30 - 13:00 下午15:00 - 19:30 活動咨詢電話:010-62768588 62752278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 www.pbovco.live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7442號  技術支持:北京清木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虎虎生财官网